蔚衣

青青子衿

【曦澄】但为君故

之前发在微博,放到这边存一下。

原作:《魔道祖师》

CP:蓝曦臣x江晚吟(江澄)

人物都是墨香的,OOC都是我的。

私设遍地跑:两情相悦三拜过,合法狗男男。

NC-16

以上预警,以下发文。

 

 

金凌给仙子打了个耳洞,又在环上系了个铃铛,带在身边叮铃叮铃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

江澄对此嗤之以鼻,不过也没说什么,只随他去。

 

只是魏无羡回过几次云梦之后,有点吃不消,他现在听到铃声都有点发冷汗。

 

江澄从不拦着,只是冷笑,背后却叫金凌别总是带狗来云梦,铃声吵得烦。金凌缩缩脖子翻了个白眼,嘴里答应着,心说舅舅您可真操心。

 

这日又有头系抹额仙气凌然的蓝家人来访莲花坞,却不是蓝忘机,而是蓝曦臣。虽说两人已经戳破了那层窗户纸,也有惊无险的过了蓝启仁那一关,说起来还要感谢夷陵老祖,要不是他将老人家脾气磨平了不少,结局如何还真不好说。可两个人毕竟都是家主,事情多责任重,断没有忘羡二人无拘无束来的潇洒,更不可能整日相对,这在一起的的时光就格外宝贵了。

 

蓝曦臣拎着个纸包面带微笑一身和煦的走进正厅,一眼看见主位上正襟危坐不假辞色的江宗主,笑意更深了三分,开口便唤:“晚吟”。区区两个字念得无比亲昵,江宗主无端觉得耳根一热。

 

江澄才站起来上去迎了迎,蓝曦臣便将手里的纸包递给他。“彩衣镇上的点心,听说很有名,忘机他们去的时候总是要吃点,我想起你大概没吃过,这次带来尝尝罢。”

 

江澄寻思着“忘机他们”必定还有魏无羡,只是蓝曦臣不提。将纸包拆了,是一叠看起来松松软软的小糕饼,正要拿一个尝尝,便听一阵铃声由远及近,金凌带着仙子已闯到了门口。

 

修仙界的小辈们在蓝家长辈面前当然是不敢放肆的,金凌一瞅见蓝曦臣,连忙刹住了脚步。从前他一直更忌惮蓝忘机,可他和魏无羡搞到一起去了,相处时也觉得没那么刻板无趣。后来便是知道蓝曦臣居然搞定了江宗主,金小公子的心里可谓是惊涛骇浪。那可是自己的亲舅舅啊!我舅舅什么脾气我岂会不知道!从此蓝曦臣便在这个金小公子心里高大成了不可逾越的山峰。平时见面也是一百个小心。

 

“蓝宗主,舅舅。”金凌乖乖行礼问好。

 

“汪。”仙子也跟着叫唤,耳环上的铃铛又响了响。

 

蓝曦臣点头回礼。江澄皱眉问道:“你怎么又将它带来?”

 

“就是喜欢带着嘛,魏……他们又不在。”金凌撇着嘴小声嘟囔。

 

“喜欢就带出去玩,整日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”江澄依旧板着脸教训。

 

见金凌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蓝曦臣笑道:“金凌,我跟你舅舅还有些事情要谈,你且先出去。”

 

“是。”金凌应了一声,头也不回的带着仙子一溜烟跑没了影。

 

蓝曦臣转头对着江澄,也不提方才的事,只捏了块糕点递到他嘴边。“尝尝?”

 

江澄看着嘴边的点心,僵了僵,伸手接过来,才咬了一口。入口绵软,带着丝丝甜味,果然是很好吃的点心,江澄一贯对这些小吃不怎么上心,这次却仔细品了,才舍得咽。

 

蓝曦臣将这一切尽数看在眼里,只是笑着。“忘机前几日还与我说起,魏公子原本怕狗怕的不行,这几天连铃音都听不得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

江澄露出一贯冷漠带着点不屑的表情,冷哼一声:“他从小就这样。”

 

现如今关系虽然缓和不少,可江澄谈到魏无羡还是不欲多言,又说起金凌。

 

“这么大了还沉不住气,养只狗也不消停,链子也不栓,系个铃铛还要在耳朵上穿洞,心思全用在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。”

 

蓝曦臣心知金凌这是被迁怒,更知道江澄脾气别扭的很,调笑得紧了恐要生气,便顺着他的话接了两句。又见江澄嘴角沾了些糕屑,他忍了忍,没有忍住,伸出手来将那一点抹掉了。

 

江澄的脸腾的红了。

 

慌忙间往后退了半步,反应过来又觉得不妥,梗着脖子生硬的转移话题:“蓝宗主来此不只是为了送点心吧。”

 

“的确”。蓝曦臣望着江澄,温和深邃的一双眼中像是藏着一万首情诗,含蓄的无痕,又露骨的要命。“我很想你,所以来看你。”

 

江澄脸红的更厉害,一双手也不知要往哪里放,活像只被人捋了尾巴的猫,张了张嘴,想说一句我也是想你的。话到嘴边转了好几个弯,出口竟成了一句“谢谢……”

 

蓝曦臣几乎要发动自己毕生维持气度的本领才没有让自己大笑出来,江澄却先恼了,却是在恼自己,转身便要出门。“我去看看金凌。”

 

蓝曦臣连忙拦住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脚步,伸手拥住他,缓缓摸索着有些发僵的背。“我知道你也想我的,不要恼……”

 

——

 

云梦江家,家主卧房。

 

九瓣莲同卷云纹纠结在一处,如同行云流水,莲绽层浪,伴着窸窸窣窣的轻响,与案上尚在燃着的熏香,竟是仙境一般。

 

蓝曦臣与江澄刚结束了一个绵长的吻,呼吸都尚有些不稳,江澄泛红的唇上多了几分水色,竟像是刚剥开的樱桃肉一般,让蓝曦臣忍不住啄了又啄,细细品着,仿佛比方才的糕点还甜。

 

两人此时都是衣衫半褪,分不清袖口下摆的纠结在一处,蓝曦臣的吻从江澄唇角一路落到胸口,留下点点潮痕,呼吸一触,凉凉的,江澄便无法抵抗一般抖了抖。

 

“床帐放下……”江澄开口,声音中带着情动时的沙哑,还不等他伸出手去,蓝曦臣指风一扫,帐帘便落了个严丝合缝。二人目光相接,江澄觉得那眼神仿佛在问“这样如何”,敛了敛眼睫,别过头去。

 

蓝曦臣无声笑着,张口含住了江澄胸前红嫩的那一颗,拥着人的手臂收得更紧。江澄果然挣了一挣,发出哼的一声鼻音,有点涩又有点腻,没有平时半点威风,脸也更别过去了些。

 

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美景,口中又是舔又是吻,一只手抚上另一边,另一只手便在腰际摩挲抚弄,时而揉捏,时而轻搔,净是些寻常碰不得的敏感地方,不一会儿便教江澄周身都泛上一层粉色,细细抖着,眼角都涌上一层水光,偏咬又着牙不肯出声,明明还没做什么,竟像是被欺负狠了的样子。

 

蓝曦臣看的心尖都要化了,下身早就涨了起来,便搂着江澄躺下去,吻着他的唇仔细安抚,看也不用看便从层层叠叠的衣衫里摸出一个小盒,开盖便有甜腻腻的馨香溢出,蓝曦臣抹了一些,便往江澄身下探去。

 

一指探进去的那一瞬,蓝曦臣俯首在江澄耳边,几乎是衔着柔软的一小团耳垂,低沉哄道:“别怕。”

 

江澄来不及斥他竟随身带着这些不可说的东西,周身便是一僵,随着身上人缓缓的安抚又放松下来,只能由着蓝曦臣的手指侵入自己无法言表的深处,慢慢扩张,仔细抚弄,双臂像是寻求安全感一般环住了蓝曦臣的肩背,垂首在他颈间,不住大口喘息。

 

“啊……”一声轻唤从江澄喉间溢出,又被生生咽下去一半,蓝曦臣撑起上半身,只见身下人死死咬着嘴唇,连眼睛也一并闭了,一副被逼到绝路还要死撑的壮烈模样,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

“别怕,别怕。”蓝曦臣又附身含住了江澄的唇,舌尖搅开唇齿,却不攻城略地,只是轻轻地含着、吻着,极尽温柔。“放松些,不疼的。”这样温和的说着,手上却丝毫没有让步,寻着那让人快活的地方戳了又戳,按了又按,直到江澄忍不住细细的颤着,用力抓了抓他的背。他将江澄的一双腿分的更开,放在自己腰间两侧,尚衔着他的唇,便将下身一点一点,温柔却不可抵抗的推了进去。

 

“呜……唔”江澄的唇尚被堵着,含糊的呻吟却如何也压不下,他从未想过会从一个男人身上汲取到如此荒唐的快感,而自己竟也心甘情愿。双腿不受控制的夹紧了身上人的腰,连脚趾都蜷了起来,待前端被一只带着薄茧的手握住,不过动作了几次,他便受不了似的抓上了蓝曦臣的双臂,又攀上肩背,手指抓紧又松开,腰间痉挛似的颤着,忽然觉得一阵失神,不知过了多久,睁开眼睛,便见蓝曦臣胸腹上点点白渍。

 

江澄吓到一般微张着嘴,一双尚未褪去朦胧水色的眼睛眨了又眨,看看蓝曦臣,又看看两人相交的身体,又看看蓝曦臣。然后缓缓移开了视线,脸上一副窘迫又不甘心的表情,蓝曦臣伸手抹了抹江澄方才失神时眼角流出来的一行泪痕,温润的声音带着动情时特有的深沉:“你这样喜欢,我很高兴。”

 

“不,不……”江澄直觉想要反驳,却被下身重新开始的动作激得说不出口。

 

喜欢么?其实,喜欢的吧。喜欢蓝曦臣。这位蓝家家主,无论从样貌品行还是武功修养,似乎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,谁不喜欢呢?谁都喜欢。可他竟喜欢自己,不是常人交情的那种喜欢,是像夫妻那样,两个人,一辈子的喜欢。他无视过,逃避过,拒绝过,却最终还是顺了他的意,顺了自己的心。无所谓旁人怎么说怎么看了,明明是两情相悦的事,有什么错呢。

 

蓝曦臣一边缓缓动着,一边仔细看着江澄的神情,见他先是羞恼,再又蹙眉,后来神色渐缓,唇角竟然有了一丝笑意。相处这么久,毕竟心意相通,还有什么想不到的呢。

 

“你也喜欢的。我知道。”

 

江澄还没从好不容易想通的滋味中走出来,便听到这样一句,紧接着便是一阵与方才那句化进春风里一般的话语毫不匹配的攻势,满心的思绪都化作喉间的呻吟。

 

“轻,轻点……”

 

“别,别弄了……”

 

“不要了……不,唔……”

 

“够了……”

 

“不够,还不够,怎么能够呢。”

 

END。


2016-04-23 /  标签 : 曦澄 726 15  
评论(15)
热度(726)